【一个段子】

水无月初。

傍晚时分,天气难得放晴了。

瓦檐垂露终于止住,迷迷蒙蒙的雾水也摇散在小院绿丛中。草叶一丝一缕的,坠满了晶莹的水滴。

晴明刚从内室出来,依然穿着那一身白色狩衣,依然在走廊驻足了。他抬头向天空望去,目光越过古旧的唐式围墙,触碰到极远处那朵残缺的云。

白日一寸一寸地消亡了,伏臥在杂草丛中的萤火,一只一只,冉冉挂入夜空中。

“真美啊,博雅。”他说道。

只是无人回应。

© 耳朵 | Powered by LOFTER